• 2012-03-05

    搬家 - [琐记]

    酒馆新地址:http://ibabynana.blog.163.com/

  • 2011-05-25

    九型人格 - [杂说]

    内心的正确标准变成严格的自我要求,不断产生自责的思想。有一种强迫性需要,只接受正确的事,对于那些不符合正确标准的需要置之不理。在生活中富有创造力,热衷于美的事物和充满激情的生活。追求的目标是深入的感情而不是纯粹的快乐。总是在情感上与他人保持一定距离,注重对自己隐私的保护。不善于搞人际关系,喜欢长时间独处。过度强调自我控制,在他人面前控制感觉,等到自己一个人的时候,才表露情感。你的“固执”状态让别人不敢亲近你,使别人的关心和尊重变得很不容易。让近在咫尺的感情进入你的内心,这样做并不会使你软弱,恰恰相反,它会巩固你的力量,支撑你的人生。

  • 我一看到认真生活、用心去爱的人,就觉得活着是件有意思的事儿,就没有后悔活下去。这个春天,我不能再贪玩,我得专心把涌出来的字一个个捉住,写成一个故事。它也许美也许不美,但总归是我的孩子。慢慢的,不急,只要有恒心,孩子的手总有一天会把这冰冷的世界捂热了。

  • 2011-03-24

    夏加尔的乡愁 - [杂说]

    敏感而内向的夏加尔带着一种漫游的神态过着自己的内心生活。虽然生活在底层,他心底却带着一种超越生活的上升感,为自己的敏感、孤独和幻想感到模糊的优越。当他穿行在维捷布斯克的人群当中,并不知道自己的未来到底是什么,却清楚地意识到,自己要过一种不同于他们的生活。1910年,23岁的夏加尔来到法国学习绘画,羞涩而内向的他在巴黎自由开放的空气中隐居着,在这里他是个异乡人,是向巴黎涌来的万千画家中的一个。他内心也许对自己有短暂的信心,却难免在焦虑中陷入自我怀疑。他在巴黎藉藉无名,但他做到了与众不同,他以7个手指触摸到世界的另一种真实。

  • 2011-03-15

    伯努阿纪录片 - [观影]

    德维尼医院建于1976年,最早收留了19个孩子,98年拍摄本片时,22年过去了,他们都成了中年人,却依然有着孩子的眼神和表情。这是一所很特殊的精神病院,没有把病人捆起来关进笼子,而是让他们自由活动,可以画画,摆弄电路,哪怕在地上打滚,像动物一样嚎叫,也没有人冲上去按住他们打针。他们在德维尼学会了很多,比如随着音乐跳舞,比如做饭,但最重要的是他们不再被当成可怕的疯子或野兽,变回了人,学会了爱。在德维尼,做个疯子是幸福的事情,人世间的所有伤害都没有在他们心里留下阴影。

  • 2011-03-12

    被风吹起的沙尘 - [观影]

    电影前半段节奏很慢,我几乎想走,是配乐抓住了我的心,把我留下来,看另一个世界的人是怎样艰难活着,一直看到流泪。故事用一句话就可以概括,一个男人带着自己的家人在沙漠里找水。台词简单而又意味深长。当边境的武装暴徒强迫这家人交出一个孩子跟着去打仗,才肯放过他们,懂事的长子舍身饲虎,主动上了军车。谁知这只是噩梦的开始,该得到的尚未得到,不该丧失的却逐一丧失。这样的电影,不可能出现在我们的大银幕上。这个时代太需要欢乐的麻醉,苦难被强行拆除。那些从未尝过苦难滋味的人,甚至把苦难当成了一种消费。

  • 《风之谷》和《福星小子2:Beautiful Dreamer》分别是宫崎骏和押井守的起点,即便它们并非处女作;1984这一年被坊间称作“日本动画大师元年”。这两位监督在大师元年的前一年第一次相见,但此后共同的顽固性格却逐渐促成了他们各自为阵。相互怀着恨意的人,其实就是最相似的。即便如此,他们也会竭力否认彼此的相似。创作者比作品来得更加矛盾、不可调和,作品永远只是一种理想之物、一种创作技法的总结,它只是创作者劝服自己、迫使自己承认的那一面,或者仅是和制作方人事上的妥协。

  • 三张银行卡余额8.63,20.76,53.51,手头还有368.97,我的全部家当,四百五十一块八毛七。2011年1月30日,离春节还有3天,离交房租还有20天。一个月前刚过33岁生日,真真切切体会着穷的滋味。这不是小说开头,这一切并非虚构,这只是失败者的战绩。

  • 2010-11-12

    高行健谈写作 - [阅读]

    高行健:在信息纷扰的时代,一个人如果还想保持独立思考,只能自言自语。活在当下,看清此时此刻,在质疑世界与他人的同时,也审视自我。写作纯然为了排遣内心的寂寞,为自己而写,书写本身便已是收获。作家诉诸语言并非旨在改造这个世界,而是深知个人无能为力却还要言说。作家同样是一个普通人,很可能还更为敏感,过于敏感的人也往往更为脆弱。然而这种个人的声音,倒更为真实。作家要不屈从于市场的压力,不落到制造文化商品的地步,不以满足时兴的口味而写作,首先得自甘寂寞,倘从事这种写作,显然难以维生,不得不在写作之外另谋生计,因此这种文学的写作,不能不说是一种奢侈。

  • 2010-11-07

    老舍小传 - [阅读]

    老舍:硬着头皮答应下来的差事,拼命与灵感是一样有劲的。一向我写东西总是冒险式的,随写随着发现新事实,这回我下了决心要把人物都拴在一个木桩上。粗野是一种力量,而精巧往往是种毛病。写过了六七十万字的东西,我才明白了一点技巧与控制。讽刺要冷静,既未能悬起一面镜子,又不能向人心掷去炸弹,就很可怜了。生活与创作在心中大战三百回合,寸心已成战场,还要假装没事似的写下去,还非快写不可。既要顾到故事的连续,又须处处轻松招笑,我只好抱住幽默死啃,不用说,到了幽默论斤卖的地步,讨厌是必不可免的。艺术作品最忌用不正当的手段取得效果,故意招笑与无病呻吟的罪过是一样的。

  • 2010-10-21

    决战犹马镇 - [观影]

    在蛮荒之地,法律不起作用,能决定生死的只有暴力。本韦德是强盗头子,杀人越货,从不心慈手软。他是那种一意孤行的浪子,对人们的憎恨习以为常,他想怎么活就怎么活,谁也不放在心上。丹埃文斯是个濒临破产的农民,穷困潦倒,即使每天忙到断气也填不饱肚子,债主还落井下石,要夺走他赖以生存的土地。丹固执地信守着在本韦德看来愚蠢的承诺,却在不知不觉中赢得了本的敬意。影片的高潮是最后十分钟,本望着被命运无情践踏的丹,做了一个惊人的决定。在这个不公正的世界,强者巧取豪夺,弱者垂死挣扎,然而强者因为有太多选择而一无所获,弱者别无选择却死得其所。

  • 2010-10-16

    玛莉小姐 - [观影]

    虽然从事卑贱的职业,玛莉却是个性情孤傲的女人,她从不接受施舍,遇到中意的男人也不主动上前搭讪,而是无声无息地尾随。当她日益衰老,驼背越来越严重,依然努力挺直胸膛,脸上搽满厚厚的白粉,化着奇异的浓妆,仿佛只要戴上面具,平凡的西冈雪子就摇身一变成为传奇的玛莉小姐,那层面具阻隔了世人轻蔑的目光,让她能够不卑不亢地活下去。在人世间饱受歧视和冷遇的她,把伤害轻轻推开,只牢牢记得生命中那些美好的瞬间。她孤独的一生将要落幕,但爱和尊严从来没有在她的心里消失过。

  • 2010-10-10

    黑暗也是一盏灯 - [琐记]

    我不知道什么时候才能写完手头的剧本,拖延症让人意志消沉,总有更想做的事情牵引自己的注意力。也许这都是借口,我不过是厌倦了电视剧,一切细节比生活本身还粗糙,经不起回味。就像年轻时仓促对一个还不了解的人动了情,等真的走近了,看清了,才发现彼此不适合,进退两难。我们生来就是孤独的,在人生尽头也难免还是独自一人,与其为了脆弱易逝的爱情折磨自己,还不如抛开束缚做有难同当的兄弟。“在没有光明的地方,黑暗也是一盏灯”,至少这是我们共有的回忆。

  • 《盗梦空间》照搬了许多作品已有的桥段,虽然改头换面,故事却没有太多新意。诺兰曾说:“大明星们的作用就是为了将观众拉进电影院,他们会为了那些熟悉的面孔买单”。可惜恰恰是那些熟悉的面孔让人出戏,尤其是本片在人物刻划上又远不及他们之前的角色,人物众多篇幅分散导致每个人的性格和特长都不突出。过去国外影评人诟病诺兰的电影沉溺于叙事快感,这次他仍然没能摆脱在情感刻划方面的缺陷。在营造梦境的手法上,诺兰的创造力也远不如今敏那样奇诡,多层梦境不是空间上的一二三四层,也不是时间上的N次方递增,而是在意识上将记忆、幻想和现实搅拌在一起。归根到底,梦是心理上的意识流动,而非物理上的穿越时空。

  • 2010-08-13

    红玫瑰与白玫瑰 - [观影]

    振保在英国留过学,开放的教育和社交方式搞活了他的欲望,封建传统的社会却禁锢着他的心灵。他举手投足都觉得有人在背后监视着自己,格外勤力想树立一个顶天立地的君子形象。由于精神上没有自给自足的能力,他终生都深陷在不安全感里,以致于日后无论得到什么也无法满足他那颗饥饿的心。孟烟鹂羞缩、克制、极力压抑自我,王娇蕊热烈、张扬、尽情释放自我,她们可以说是女人的两种极端。但就算把她们打碎了,重新捏一个又火热又忠贞的女人,爱情还是一样会消失,男人一样会出轨。世上有很多事可以靠努力、坚韧、持之以恒的付出获得成功,唯独爱情不行,再炙热的爱情也会渐渐冷却,其实,时间才是爱情最大的敌人。